南湖听涛,路遇秦时番阳令,拜谒方懂:“江湖民心”

南湖听涛,路遇秦时番阳令,拜谒方懂:“江湖民心”
原标题:南湖听涛,路遇秦时番阳令,拜谒方懂:“江湖民心” 坐了大半天的火车,入住鄱阳的怡家艺术酒店已是下午的四点,车马劳顿,本想收拾下,就躺到床等晚上的饭局了,但窗外的湖景着实吸引了我,来了兴致,拎上相机,带上小飞机,咱下楼去湖边遛达下。 鄱阳第一次来,这个临近鄱阳湖的县城远比我想象中的要美。它是一座与湖相拥,与水交融的城市,漫步湖堤,空气中弥散青草的味道和淡淡的花香,湖面微波荡漾,鸥影翩跹,岸边柳枝婆娑,好一个人与自然和谐共享之地。 向湖边带娃遛弯的大妈打听才知道,此湖叫东湖。我升起了小飞机,一窥这东湖的美景。“烟波澹荡摇空碧,楼殿参差倚夕阳”。空中俯瞰东湖,远比我在岸上看见的要大的多,整个城市是依湖而建,高楼、别墅、民宅错落有致,点缀在湖岸之上,鄱阳是一座典型的湖中城。 湖中的长堤、水榭、孤寺,岸边山岗上的塔影,随波飘荡的塔铃声,似乎又是在告诉我::这美丽的湖城沉积着厚重的文化。来一个新地方首先吸引眼球是风景,让人愉悦的是当地的风土人情,而令人无法忘怀的是其文化,它会潜入人的心田,多年以后依旧还在。这也是我每到一处想要找寻的东西。 我边飞边向路人在打听这些古建背后的故事,他们都不是清楚。我想:这样瞎飞不是个事,必须找一高人来指引,有目的的探寻。回到酒店的大堂,遇见了鄱阳接待我们的汪填金老师,汪老师既是摄影师,又是书法家,还是歌唱家,当然也是鄱阳的万事通。我向他说明了想法,他欣然应允。 因为时间的关系,汪老师看了我刚才小飞机拍的视频问:您最有兴趣的地方,是哪?“一是那山顶的塔,二是这湖中长桥上的水榭。”汪老师笑了笑说:您指的塔是鄱阳楼,是鄱阳标志性的建筑,在芝山公园之巅,路有点远;长桥上的水榭那是吴芮祠,他是咱鄱阳最早的一位县令,被誉为“江西第一人杰”,还是蛮值得一看的,咱们不妨去那,如何?听汪老师这一席话让我汗颜,赶忙道:好的,好的。 汪老师是个热心人,用电动车载着我,沿湖边的捷径穿梭而行,很快就达目的地。弃车登桥,微风吹来,湖面掀起层层鳞浪,拍打在这长桥之下,发出来“咕咚、咕咚”的声响,仿佛是迎接我的礼乐,这感觉很是美妙。 汪老师边走边向我介绍:东湖,古时称为督军湖,是秦代番阳县令吴芮手下大将梅鋗操练水军之地,这桥前方的点将台上建有吴芮祠。我抬头看了一眼,问:这祠看似很新,又在湖中,不是原址吧?“您说的不错,原址在十八坊毛家巷,50年代中期被拆;这祠迁到此,是近些年的事,是我们当地的一企业家 出资建的。”“私人自己筹资建的吗?”这让我有些惊愕,汪老师的回答是肯定的。 是我的孤陋寡闻,对吴芮知之甚少,一个秦时番阳令,二千多年后还有民众自掏腰包为其建祠,他有何德何能呢?这让我对吴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必须要好生膜拜。 吴芮祠,宛在水中央,庙祠简小,孤祠若舟,但疏朗淡远,与湖周景致相宜相彰。门前的那幅对联很耐人回味:“两千年流光渐逝,看不堕英名,功过生平问黎庶;八百里故国难寻,对无垠湖水,霏微烟雨想吴宫。”这联是后人对吴芮的概述与追思,上联尚可理会,但下联的信息量很大,不太明白,容我慢慢考量。 走进祠中,殿堂很小,吴芮端坐其上,案几上有香,参拜者自取,案前有一功德箱,多少随意。我没见到祠中有接待者,更没有门票一说,这是我见过的最随性的祠堂,你来与不来,拜与不拜,似乎这位秦时番阳令都会坦然面对。 吴芮塑像的两旁是他的二位爱将的画像,殿堂的两边有其征战的壁画以及简短的介绍,环顾这平常祠堂,唯有悬挂在大厅之上的“江湖民心”这块匾额值得寻味。“江湖”一词最早是出自庄子的“不如相望于江湖”,后来把云游的僧人称为“江湖人”,在民间,又把那些浪迹四方谋生活的人,称为“走江湖”,但这“江湖民心”一词让我费解…… 我向身旁的鄱阳万事通汪老师请教这匾的意思。汪老师似乎成竹在胸,娓娓道来:《汉书》卷三十四这样记载吴芮:“吴芮,秦时番阳令也,甚得江湖间民心,号曰‘番君’……”。这匾额之句出自这里,但要理解此句的含义还要从吴芮的生平去探寻。 吴芮是吴王夫差七世孙,吴国被越王勾践灭后,其父吴申避难于番邑(现今的鄱阳),吴芮出生时,其居所后的龙山,呈现五彩祥瑞;其父为他取名为“芮”,芮是一种适合高纬度生长的水稻,希望其子能为天下苍生的温饱而奋斗。 吴氏父子在番邑带领百姓兴修水利,推广水稻种植,鼓励农耕,大大提高了当地民众的生活水平。秦始皇统一六国后,在全国推行郡县制,吴芮被乡亲们举荐为番邑令。吴芮得民心后,又进行了藏兵于民,兴农兴商,轻徭薄赋等一系列的举措,当时其兵马有一万七千多人,人民安居乐业,俨然他就是番邑的王。后人对这时的吴芮分析认为:其隐约有复兴吴国之意。这就应对了祠门前对联的下联“…霏微烟雨想吴宫”。 而吴芮命运转折的契机是陈胜、吴广在大泽乡的起义,这事发生于公元前209 年7月,给吴芮心中带来很大的冲击。同年的9月,英布携大将梅鋗率众七千余人来投吴芮。英布何许人?他是脸上被刺字的黥面刑徒,而吴芮是堂堂的秦县令,接纳他就等于背叛了秦。吴芮不仅收留了英布,还将女儿许配于他,也正式宣告其举起义旗,成为了第一位起兵反秦的秦吏。 后人认为此刻的吴芮才刚刚涉足“江湖”……吴芮先是跟随项羽,南征北战,功勋卓越,在攻占咸阳后,项羽封他为衡山王,建都于邾(今湖北黄冈),其女婿英布被封为九江王,大将梅鋗也封为十万户侯。 吴芮是个审时度势的睿智之人。在其后的楚汉之争时,他已看清了项羽的残暴,在其好友张良的劝导下,率部拥刘邦称帝,成为了西汉的开国元勋。公元前202年初,汉高祖立吴芮为长沙王,统辖长沙、豫章以及南海、桂林、象郡五郡。成王之后的吴芮以德稳定民心,并在南越大力推广“芮”稻,帮助其发展生产,倍受当地百姓尊敬。 刘邦一共封了八个异姓王,或都是因战争收买人心之举。其在帝业成后,就以因各种罪名消灭异姓功臣,八位异姓王中的七个皆被杀被废,唯独吴芮及其子孙世袭长沙王善始善终。后人分析其它原因:一是吴芮忠心耿耿,二是行事低调,三是百姓爱戴,四是其领地偏僻。我以为除了他的赤诚忠心外,就是他的审时度势,顺事而为,才让吴芮能全身而退,完美地演绎了他的“江湖”之旅。 公元前201年初,不惑之年的吴芮携爱妻毛苹泛舟湘江,为自己庆日。望远山,对明月,思故乡,毛苹吟咏:“上邪!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,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”吴芮心潮澎湃道:我死后,回家乡瑶里五股尖仰天台,观天门的朝日夕阳。这年冬,吴芮奉命平定闵越,行至金精山时病逝,其妻毛苹亦于同年去世,夫妇合葬于长沙城西,汉廷赐溢号“文王”…… 离开吴芮祠,走出了很远,心中还在思量着这:“江湖”。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江湖,该如何去行走?二千多年前的这位番阳令,用一生演绎的“江湖”不值得我们借鉴吗?人在江湖,谨慎“身不由己”,土能浊河,而不能浊海;风能拨木,而不能拨山。安住那颗驿动的心,去走自己的路吧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